永久AV免费网站

  • 掃描二維碼關注北洋集團官方微信公眾號!

  • 掃描二維訪問北洋官網觸屏版!

北洋站群
信息服務業
智慧城市 云計算中心 威高信息
科技創新業
創新平臺
孵化器 北創投資 互聯網應用技術研究院
電子制造業
幸星電子
其他業務
物業管理
新聞中心
董飛:自由的心,自由的夢
發布者:北洋孵化器   發布時間:2017-6-28

      會玩,將是未來最重要的軟實力!
  如果有人問我,你未來最擔心孩子什么?
  我會說,我最擔心的是自己的孩子“不會玩”
  當然這種玩,是健康的玩,圍繞著自己的興趣、愛好、社交,而不是懶惰的放縱。

  董飛,本次訪談中故事的主人。他曾經是一名軍人,畢業于石家莊陸軍指揮學院。退伍后,一直從事品牌策劃及運營推廣工作,從戰場到商場,演繹著一名普通退伍戰士的角色轉換。
  2004年,剛從部隊回來,不甘安于現狀的他便開始自主創業,主要從事地產品牌策劃。
  二十幾歲,軍校畢業,這些特質讓年輕的董飛在創業的道路上前行著。“敢闖敢拼,跌倒了就爬起來。”
  創業路上的艱辛,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一次次迷茫,一次次又強迫自己不斷找尋著自己的方向。
  “創業,沒有回頭路;你一旦選擇了就不應該輕易放棄;成功本來就不易,所有的失敗都是自己把自己打敗,自己放棄了自己;只要有理想,自己不放棄自己,就一定會有希望。”
  憑直覺董飛發現地產行業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互聯網消費升級將成為新的紅利入口。
  靠著敏銳的直覺,董飛毫不猶豫的放棄了在地產圈的榮譽,轉行跨界,開始邁向互聯網領域。
  “從地產圈出來之后,我一直在問自己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當時也沒想那么多,只是堅信,要想有所成就,就得順應市場趨勢,要敢于迎接挑戰。”但跨界轉行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面對新的行業,新的領域,在創業初期,董飛著實吃了不少苦頭。
  “當時我們歷時數月自己開發的一款專注女性購物的平臺,剛上線突然發現市場上短短幾個月已出現多個類似的購物平臺,而且相比之下我們并沒有核心的競爭優勢;無奈,只得重新梳理,重新調整。”
  董飛所說的“重新調整”,指的是將自己的平臺重新梳理,將平臺版塊優化精簡。一番調整下來,原本略顯臃腫的平臺只剩下了一個旅游版塊——自由客。
  董飛沒有想到,這次調整,給自己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玩得好”,玩出性格、玩出創意、玩到世界頂尖,而且還能帶著一個團隊玩到世界頂尖,或者玩到感動世人,那將是一件很偉大的且很有意義的事情。
  隨著“消費升級”未來商業有兩個流派:一個是讓用戶上癮,拖住他的時間;一個是為用戶提供服務,優化他的時間。
  于總,自由客聯合創始人。1秒鐘6個字,于總與董飛便走到一起。
  那年,在威海度假的于總正在海邊玩著帆船,但很快,一個小伙子吸引了他身上的六個字吸引了他:
  “無自由,不旅行。”
  那一秒鐘,于總覺得,這六個字正在海風與陽光里飄揚著。
  那個小伙子就是董飛。
  “人們旅行,難道不就是為了追求自由?”于總看著海灘上的游客,這樣問董飛。
  然而,傳統的旅游業專注于賣資源,賣線路,賣產品,靠壓榨服務商為生,這樣的旅游,怎么能帶來自由?
  董飛看見,在那群游客里,有很多人因為趕著集合而沒有玩得盡興。
  即使如此,還有越來越多的游客來光顧這片海灘,夏天的海灘,人多的甚至讓大海都顯得沒那么寬廣。
  這時,董飛想起離這片海灘不遠有另外一處海灘,海灘上遍布鵝卵石,鮮有人至。
  當前旅游市場上散落著很多碎片化的旅游資源,以往,無論這些資源質量如何,都因為種種原因不被人所知,但是互聯網時代,這些資源真的會繼續養在深閨等不到喜歡他們的人嗎?
  一方面是用戶體驗的訴求,一方面是互聯網時代的便利。董飛和于總認為,能夠帶給游客深度體驗,讓旅行回歸自由的“深度游”時代即將來臨。
  “想玩,是不是該找那些真心會玩的人一起帶著玩,這些人知道去哪玩,怎么玩,這都是個性化的旅游資源。因此我們認為只有找到那些真心會玩,且能玩出名堂的人帶著那些想玩的人一起去玩才能玩的更深更過癮更有體驗感。”
  自由客,就是把這些會玩的人,和想玩的人連接在一起的平臺。
  “我們把最會玩的人和最想玩的人聯系起來,讓會玩的人帶著想玩的人玩,從而’玩得自由,玩得過癮’。”
  在董飛的眼中,自由客就是一個“心向自由”的平臺。在這個平臺上,會玩的人被稱為“玩家”,想玩的人通過自由客聯系玩家,精準對接玩家,讓想玩的人玩的自由,開心,舒服是這個平臺的使命跟責任。
  想玩就該找會玩的人帶著,想自由就應該上熱愛自由的地方。心自在,行自由,無自由,不旅行
  自由客預計3月下旬正式上線,敬請期待!